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游小遊

小游的原创空间,是生活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思考的碎片(游泳的游原创)  

2009-05-25 15:25:05|  分类: “游”目骋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   童年的时间慢得像蜗牛,坐在操场的秋千上,盼啊,等啊,蝴蝶都飞走了,依旧是一张懵懂而青涩的脸;青春的时间有点像火车了,站在孤独的站台,踮起脚尖遥望,等的人还是没能来,来不及缅怀和忧伤,车就匆匆地开走了;而今的时间赶上火箭了,冬天许下的诺言,还没来得及兑现,一眨眼,夏天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 “常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”    想找一个耳根清净的地方,真的好难,除非像李白那样: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。先别说这是不可能,即便有可能,又将面临孤独的打扰。所以修炼没到境界,就只能混迹人群,偶尔发一些牢骚,聊以自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
        大凡文人,似乎都有过归隐的冲动吧。只不过受挫的程度不同,决心的大小不一。苏轼一生都在儒道之间徘徊,用儒家的精神去进取,采道家的精华以疗伤;李白热心功名,只是不想走科举这条寻常路。想他“仰天大笑出门去”时的得意,就知道他绝非甘心埋没“蓬蒿”之人,只是生性狂放的太白,难以适应官场的规则,所以稍不称意就叫嚣:“明朝散发弄扁舟。”;而王维,政治上心灰意冷,又没有辞官的决心,所以也只能置办辋川别业,半官半隐;相比这下,还是陶潜决心大,如果他为澎泽县令能善终,却未必能名扬千古,而他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迷途知返,弃官场而归隐,却反而诗成一派,青史留名;孟浩然终生不仕,“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”,为隐居而隐居,寄情于山水,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)

      孔子看见学生白天睡大觉,气得直骂: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。”;我偶见学生上课打盹,顶多走过去,把他叫醒,然后自我反省,可能课上得还不够太精彩。所以孔子是圣人,而我注定是个凡人。孔子想到子路平时做事鲁莽,于是感叹:“像仲由这样的性情,怕会不得好死。”结果子路果然死于非命;我除了教授一些浅薄的知识,从不敢断言一个学生的未来,所以孔子是教育家,而我只是个教书匠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)| 评论(4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