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游小遊

小游的原创空间,是生活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松1(游·原创)  

2010-01-10 20:35:35|  分类: “游”手不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再见到大松时,所有的同学都大吃了一惊。

  大学时那个结实得近似臃肿,开朗得有些过火的小伙子不见了,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的是一个清瘦沉稳的中年男子。这巨大的变化让我的记忆穿过岁月的尘埃,回到了青葱的大学时代。

    那个时候的大松留着卷曲的长发,乱蓬蓬地在脑后扎成一个小辫子,一看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文艺青年。

  他对音乐的痴迷几近狂热,他弹得一手好吉他,歌声充满磁性,一下课,他就抱一把吉他,到教室的角落,或者操场的一隅,自弹自唱,为了练习吉他,他十个手指都长满了老茧,他每天陶醉于自己的琴声和歌声中,他掌握着最新的流行动态,他会唱收音机里最新放送的歌曲,他甚至开始自己创作歌曲,自己尝试配器。

  关于人生,关于理想,关于现在或未来,我从没跟他交流过,但我想他那时就已下定决心要弃“文”从“艺”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大松是有音乐天分的,但他肥胖的身材,卷曲的头发,黝黑的皮肤,以及挡住大半个脸的茶色眼镜,在九十年代初是多么不符合大众的审美习惯,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怪怪的,是那么不和谐,而他毫无主见和自知之明的衣着习惯,反而使他的生理缺点变本加厉。所以,大松的音乐天赋带来的优越在他身上就大打折扣了。如果他是俊朗的,阳光的,挺拔的,“正派”的,他当时的处境定当是众星捧月一般的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大松应当是善良而热情的,他对所有的人都热情,但他对女生的过分殷勤,让几乎所有的女生都怀疑他心术不正,图谋不轨。无论多么缺乏自信的女生,在大松的面前,也会把自己为数不多的清高放大到无限,而这放大得过分的清高,使每个女生都对他“畏而远之”,似乎多跟他说一句话,对他的热情给予一丝回应,就会玷污了自己的纯洁似的。

    作为文艺部长,我不可避免地会跟大松打交道,就格外地感受到过他的殷勤,每当他搞到一支新歌,他会第一时间找到我,弹给我听,并心甘情愿地为我伴奏,他会唱齐秦的所有歌曲,他也喜欢罗大佑,我们那个时候唱得最多的是《大约在冬季》《光阴的故事》,还有《请跟我来》。

  唱歌的时候,我很少跟他交流,也从不看他那张滑腻的脸,我只是跟着他的琴声,去寻找我心底的音乐。有一次,我不经意地一瞥,看到有两股泪从他茶色的镜片后淌出,顺着他黝黑得有些滑腻的皮肤滑落,我依稀记得,那大约是第一次唱《是否》。我没问,且装作没看见,我不想了解这个人,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 有一个周末,我正在阶梯教室自习,大松不声不响地走了进来,将一张手抄的钢琴乐谱放在我面前,那是我向往已久的《致爱丽丝》,他用炭素笔工工整整地抄在了一张八开大的素描纸上,我心里是多么感激和欣喜啊,但我当时竟然没有对他说一声谢谢,我跟所有的女孩子一样,对他过分的殷勤漠然相向,生怕自己的正常反应给了他误解。

  对音乐的痴迷使大松开始厌弃自己的专业课程,慢慢地他开始逃课,门门功课亮起了红灯,但他的吉他弹得越来越好,娴熟的技艺使他成为学院乐队的主力乐手,他开始频繁地参与学院的各种演出,一时声名大噪。

    有一年,省里要举行一个什么校园原创歌曲大赛,省歌舞的一名作曲将他新写的一首歌给了我们,让大松跟我一起去参加比赛,我当时对那首歌没有多少信心,与大松合作也感到前途暗淡,加上自己兴趣不是很大,排练了几次就放弃了。如今,省歌舞的那位老师已成为省里最著名的作曲家,几乎电视台的每场大型晚会的作曲都有他担纲,我不知道大松后来跟他有没有联系,我现在想起来,那次如果坚持,可能我们的人生都会被改写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会有代价,大松也不例外,他为自己的执迷不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当我们都准备毕业各奔东西寻找工作时,他被告知了留级,从此便没了他的消息。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